当前位置:主页 > 济州岛酒店 >

观察丨游戏直播界的“虎鱼斗”:Q2财报公布 斗鱼净亏182亿颓势渐

发布日期:2021-11-23 05:1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中国游戏直播界,无论是从用户市场和流量角度、各家的差距以及主播们带来的效应,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头部虎牙与斗鱼两强竞争格局——“虎鱼斗”。

  8月16日,斗鱼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该季度斗鱼营收23.37亿元,去年同期为25.08亿元;净亏损1.82亿元,去年同期净收入3.19亿元,同比转亏。8月17日,虎牙公布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62亿元,同比增长9.8%;实现归母净利润1.86亿元,同比减少9.9%。

  两相比较,斗鱼在总收入上稍逊于虎牙,在同比增长率上则相差甚远。其实,从2020年四季度起,斗鱼开始出现亏损,截至目前,公司已经连续亏损三个季度,斗鱼颓势渐显。

  梳理近年来在游戏直播领域中的表现,海报新闻记者发现,斗鱼卷入涉黄、涉赌、涉版权纠纷的“三大风险”中,导致品牌声誉受损。

  得流量者得天下,这是直播平台市场的“金科玉律”。如何赢得流量呢?不少直播平台开始动了歪心思——以色诱人。

  今年3月12日下午,女主播吃糖糖吖(隶属于YAQ传媒)在斗鱼平台有严重传播淫秽信息行为,充斥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并有观众巨额礼物打赏。同样,3月13日,网友再度投诉称,女主播doki醒醒(隶属于曙光公会)穿着暴露,在斗鱼直播间传播淫秽内容,公然声称,刷了钱就能了解没有阻挡的全部。

  而公会回应媒体时称,这样的行为完全符合斗鱼平台的框架和审核条件。在媒体的投诉下,3月20日,吃糖糖吖及doki醒醒斗鱼直播间时提示:该直播间涉嫌违规,已被关闭。然而一周后,被封禁的吃糖糖吖正在直播,并且doki醒醒直播间也处于正常状态。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曾表示,在直播中,打软色情擦边球甚至成了一种现象。法律上并无软色情的明确概念,实际上这就是低俗信息。

  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斗鱼已经被行政处罚13次,其中有多次是因为内容低俗。去年斗鱼就在6月份被网信办点名存在传播低俗内容,10月份又因借网课向学生推广游戏及低俗内容被约谈。

  “直播浪潮的兴起使得行业竞争在所难免,而主播间的比拼,却靠着走低俗和违法路线火得更快。”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由于主播的擦边球行为并不属于“黄色暴力”内容,且会为平台引流还能获得较高利益,大多平台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此,中国网在《“百花齐放”or“群魔乱舞”?是什么让斗鱼直播顶风作案》直言,对其涉黄主播处罚仅仅是封闭直播间7天,这样不痛不痒的处罚让斗鱼直播的舞蹈专区及二次元专区等多个直播板块成为充满色情与性暗示的“殿堂”。

  2020年11月底,上海的张女士发现儿子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沉迷于斗鱼直播间里的“预言”互动竞猜。通过购买“鱼丸”下注,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张女士30岁的儿子在数个直播间里持续参与“预言”竞猜,最多单次下注5万元,一天之内输掉20多万元,前后共输掉140万元。

  对于斗鱼直播间里这种“预言”互动竞猜,中原治安研究中心研究员崔向前表示,网络赌博隐蔽性强、监管难度较大,同时还具有一些特征,例如欺骗性比较强,一般消费者往往难以区分,有的人分不清到底是游戏还是赌博,往往容易陷入其中。但法律有明确的规定,即以赌博为业或者为赌博提供条件、或开设赌场均为赌博。

  除斗鱼直播间“预言”互动竞猜外,还有人甚至通过斗鱼直播平台招揽参赌人员。今年5月11日,兰州市七里河区人民法院对七里河一男子在斗鱼直播平台招募赌徒参与赌博作出判决。原来,被告人贾某通过下载某体育APP方式参与网络赌博。而且还通过斗鱼直播平台招揽参赌人员王某等人。在斗鱼直播平台利用APP参与网络游戏赌博净输赢32085.05元,从中非法获得佣金7379.04元。

  崔向前认为,斗鱼平台对开设的各种游戏项目具有最基本的监管义务,要负有一定的监管责任;如果斗鱼平台明知该房间内进行网络赌博和从事违法犯罪行为,则构成共犯。

  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实际上2020年9月12日,紫光阁、共青团中央曾公开点名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

  2020年9月,媒体曝光斗鱼直播间“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直播间一天流水最多高达几百万。2021年2月,CCTV-12《疯狂的直播间背后》播出,跟进调查斗鱼涉赌活动。3月,中青网短视频官方微博“青蜂侠Bee”报道,斗鱼在“长沙乡村敢死队”等多个涉赌直播间被封禁后,又开始了新的涉赌活动,在2021净网行动期间“顶风作案”。

  今年6月,由WePlay Esports主办的DOTA2基辅Major外卡赛正式开赛,此前DOTA2官方曾宣布,此次Major比赛将由虎牙直播平家直播。但等到比赛正式开打之后,不少DOTA2玩家却发现,没有获得赛事直播版权的斗鱼,也有不少DOTA2主播在直播这一赛事。

  斗鱼这种直播无版权DOTA2赛事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2015年DOTA2亚洲邀请赛,斗鱼却未经授权,以通过客户端旁观模式截取赛事画面配以主播点评的方式,实时直播该赛事。

  面对斗鱼如此行径,上海耀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2016年将其正式起诉,该案最终判决结果是斗鱼赔偿耀宇公司经济损失和维权的合理开支合计人民币110万元。另外该案还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6年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2016年上海法院十大典型案件。

  无独有偶。日前,虎牙诉斗鱼侵害ESL电竞赛事其他著作权以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已审理终结。法院认定,斗鱼作为专业的直播平台,在明知未获得虎牙授权许可的情况下,在直播中大量使用虎牙享有著作权的ESL PRO LEAGUE第11季赛事画面,侵害了虎牙的著作权权益。同时,斗鱼在虎牙多次投诉后,未采取立即有效措施,对于侵权行为系默许和鼓励。斗鱼最终被判赔偿虎牙100万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对于视频、直播平台来说,版权储备与更新是核心竞争力之一,因此才会有平台铤而走险,盗播知名赛事。此次案件同时是国内首次认定电竞赛事直播著作权侵权案,对行业发展具有极高借鉴意义。

  经过几年的残酷竞争,直播行业格局基本初步定型,行业玩家所剩无几。资料显示,虎牙和斗鱼是市场前两位游戏直播平台,从营业额看,虎牙和斗鱼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0%、30%,合计超过70%;从活跃用户数看,双方市场份额分别超过45%和35%,合计超过80%;从主播资源看,双方市场份额均超过30%,合计超过60%。

  涉黄、涉赌、涉版权纠纷的“三涉风险”,一直是游戏直播行业饱受诟病的顽疾。很显然,作为业内龙头企业的斗鱼也没有摆脱这一顽疾。如果长此以往,被“劣币”驱逐的优质内容会得不到重视,流量被瓜分,最后导致整体行业走向低俗化。

  在今年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告称,若虎牙与斗鱼合并将对中国境内游戏直播市场和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并叫停该项合并案。合并终止、盈利下行,让两家公司遭遇资本市场“滑铁卢”。

  两家行业龙头,谁能在赛道称王,各方都在拭目以待。但从近期双方相继公布的数据来看,斗鱼颓势渐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