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韩国特价酒店 >

751 击沉“翔鹤”号

发布日期:2022-07-30 11:44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简介:Me410,江苏南京人,主要撰写近代战争历史。最早在2008年于《战舰》杂志发表了“日本海军阿号作战始末”一文。此后笔耕不辍,迄今已发表各类文章50余篇。

  全文共2783字,配图4幅,阅读需要12分钟,2022年2月18日首发。

  1944年6月19日早上11点左右,在马里亚纳群岛以西的太平洋上,日本海军的三艘大型航空母舰排列成“品”字形,向东疾进。在前面领路的是老资格的“瑞鹤”号。她的姊妹舰“翔鹤”号与新服役的“大凤”号,分居其右侧和左侧后方。这是日本海军期盼已久的时刻。三艘航母正在放飞自己的舰载机,向着东方飞去,即将展开对美军舰队的攻击。

  但是今天显然不是日本人的黄道吉日。就在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前,美国潜艇“大青花鱼”号成功的命中了“大凤”号一枚鱼雷。作为新服役的装甲航母,“大凤”号暂时并未显示出异样。然而火苗已经在船体腹部聚集,最终将引发致命的爆炸。现在,轮到美军潜艇“棘鳍”号登场了。该艇当前已经占据日本舰队的南侧阵位。并在早在10点48分,即观察到一艘航空母舰正在降落己方的巡逻飞机。这意味着该舰当前必须逆风直行。正是下手好时机。而这艘即将倒霉的航母就是久经沙场的“翔鹤”号。

  透过潜望镜,“棘鳍”号艇长科斯勒少校能够清楚看到目标正在朝着东南方行驶。一艘驱逐舰(“浦风“号”)正位于“翔鹤”号右舷,但是对于近在眼前的危险全无察觉。科斯勒还辨识出两艘“爱宕”级巡洋舰的身影。它们位于“翔鹤”的左舷前方。其实那是重型巡洋舰“羽黑”号和轻型巡洋舰“矢矧”号。接下来,科斯勒必须指挥“棘鳍”号小心翼翼地靠近航母,同时还要避免引起对方的警觉。

  11点18分,“棘鳍”号第三次升起潜望镜,确定距离航母1200码。科斯勒随即下令以8秒钟的时间间隔,将艇艏的6枚鱼雷全部发射出去。当前“棘鳍”号位于“翔鹤”号右舷前方,并以艇艏对准目标前方。其射出的6枚鱼雷呈扇面,朝着“翔鹤”号前进方位奔去。科斯勒完全清楚,不可能所有鱼雷都能命中目标。因为假定前面的鱼雷命中,航母必定突入减速,从而导致后面的鱼雷无法与目标交汇。甚至在鱼雷命中之前,其航行尾迹已经被发现,导致航母紧急规避。那么同样会有鱼雷无法命中。

  这些不确定性因素要求他实施最大限度的齐射火力,以确保一击必中。事实也正如其所料。日方的资料显示,在11点20分,“翔鹤“号瞭望哨发现了鱼雷航迹,位于右舷60度角方位,随即发出警报。尽管舰长松原博大佐下达了规避的命令,然而为时已晚。三枚鱼雷接连命中舰体右舷前部区域。第一枚在舰桥下方爆炸。那里邻近前部弹药库。第二枚命中了3号和5号锅炉舱位置。最后一枚则在航空汽油舱附近爆炸。

  此时“翔鹤“号刚刚完成了回收飞机的作业。机库内应有9架飞机。其中部分飞机正在加油。爆炸导致前部升降机瞬间被炸出原位90厘米高度,随后再重重地摔了下来,导致多名地勤人员受伤。航空汽油泄露离开引发火灾,不仅引燃了正在机库内加油的飞机,甚至火苗都窜到了舰桥前方的飞行员待机室,导致在此休息的空勤人员受伤。很快,存放在弹药升降机上的炸弹也被引燃爆炸。可以想象,机库前部已经陷于火海和混乱之中。

  此外,两个锅炉舱被淹,导致军舰迅速失去速度,军舰掉队,并且舰体右倾。松原舰长立刻下令向左舷注水,试图恢复舰体平衡。但是由于操作不当,左舷注水过多,导致舰体倒向另一侧。而且在舰体前方大量注水,再加上爆炸灌入的海水,必然导致前部舰体下沉。更糟糕的是,命中舰桥下方的鱼雷摧毁了安装于此的发电机和配电房,导致电力中断,排水泵无法使用,使得灭火工作雪上加霜。

  然而“翔鹤”号上的损管队伍拥有极为丰富的经验。在珊瑚海战役和圣克鲁斯战役中,他们两次拯救了军舰。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午前后,形势一度好转。尽管机库内的大火还在肆虐,但是航空汽油泄漏问题已经解决。照此发展下去,机库内的火灾迟早能扑灭。而且舰体左倾的问题也还不算严重。此时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恢复电力。否则排水泵就无法使用。舰艏也依然低沉。

  随着时间的推移,航空汽油重新开始泄漏。而且爆炸很可能也损坏了军舰本身的燃料舱。其中储存的未经加工的婆罗洲原油也具有较高的挥发性。现在,油气在封闭的舰体和机库空间内蔓延。即便损管队将机库前部做了隔离,但是随着内部不断有弹药爆炸,导致所有隔离措施全都无效。

  与此同时,“棘鳍”号也正在遭遇反击。就在“翔鹤”号遭袭的同时,来自“浦风”号的首轮四枚深水炸弹就到了。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日本人总共投掷了106枚深水炸弹。其中56枚被美国人标记为“非常近”,并导致艇体漏水,但并不严重。直至下午1点30分,日本人的反潜攻击才松弛下来。根据潜艇声纳的监听,海面上发生了大爆炸。那显然是濒临末日的“翔鹤”号。

  截至1点30分,该舰的形势已经无可挽救。大火已经烧到了前部飞行甲板。舰艏也已没入海中。松原舰长在短暂迟疑之后还是无奈地下达了“弃舰”命令。在军官的带领下,残存的水兵们捂着鼻子和口腔,穿过满是烟尘火苗的舰体内部,爬上后部飞行甲板。这里是当前唯一还算安全的区域。其中一些人不等进一步的命令,直接纵身跳入海中。他们是对的。因为舰体的倾斜正在加速。不仅是因为涌入的海水,也是因为舰体内部所有未被固定的物件都在倾斜。

  下午2点08分,船体内部的一枚航空炸弹爆炸,招致四次的弹药殉爆,或者是因为油气被点燃导致的爆炸。这极大地加速了军舰的沉没。那些聚集在后甲板的人只有几秒钟的犹豫时间,就必须直接跳海逃生。“矢矧”号和“浦风”号随即赶来捞人。好在海面平静,挽救了不少日本人的命。最终,包括松原舰长在内,总计570人获救。另有1263人死亡,包括887名军舰官兵,以及376名搭载的601航空队官兵。军舰的精确沉没坐标则为东经137度46分,北纬12度。